游戏

深入浅出

2019-07-27 14:52:00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番外下午四点,外面早已漆黑一片。因为天寒地冻,街道上过往的车辆都减缓了速度,绿灯亮起时,后面排着的汽车有些等不及的开始按着喇叭催促。司安踩了一脚油门,车子平缓驶向前方。“司安,我好紧张啊。”副驾驶位置上,女生长发及腰,乌黑亮丽。鹅蛋脸上一双杏眼圆睁,看着让人心里软软的。她侧着身子窝在座椅上,可怜巴巴的看着开车的司安:“你说的慕唯阿姨她们人好吗?会不会为难我啊?我好害怕啊。”司安闻言分神看了她一眼,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,笑道:“不会,她们很好,也会很喜欢你的。”女生眨了眨眼,又老老实实的坐直身体,神色中还是带着些许不安,只是不再开口让司安分神。“我以前跟你说过吧?慕唯阿姨和梁温暖阿姨,她们两个就像是我妈,以后我们结婚了,你把她们当婆婆就好。”察觉到女生的紧张,司安开起了玩笑:“你一进门就有两个婆婆,你看你赚到了。”女生伸手打了司安一下:“可是我还是比较喜欢王阿姨啊,我跟她比较熟嘛。”司安的笑容渐渐淡去:“嗯,她也是好人。”无怨无悔的照顾了司毅那么多年,到头来什么都没得到,但她依旧没一句怨言。***慕唯和梁温暖在厨房里忙的正起劲。面板上整整齐齐的摆着几十个饺子。梁温暖又包了几个,抬手揉了揉腰:“我这腰这几天怎么总疼啊?”慕唯翻了个白眼:“这事你问何师兄去啊,我每天也没跟你睡在一起,你疼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。”梁温暖把手里饺子往面板上一摔:“不包了不包了,天天上班累死了,回来还得包饺子。”慕唯撇了撇嘴:“梁总您以为我不知道啊?每天上班你除了傻吃傻睡和签字,其余的你干什么了?还不是何师兄帮你啊?说的好像你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似的,不包就进去,别在这占地方。”梁温暖捂着腰出了厨房。客厅中,楚阳和何典阳正窝在沙发上看电视,两人目不转睛,连梁温暖从面前经过都没给点什么反应。梁温暖玻璃心碎了一地,突然想起来铁扇公主玻璃心碎了的时候那句经典台词:以前陪我看月亮的时候叫人家小甜甜,现在新人胜旧人了,叫人家牛夫人!尼玛,现在人被他骗到手了,连看都不看一眼了。梁温暖越想越憋屈,但看楚阳还在,也不好当场发作,只能往二楼去,看看那三个磨人的小妖精作业写的怎么样了。楼梯刚上了一半,就听见二楼传来一阵窃窃私语。“你说现在的数学老师都这么烦人吗?她们家里人也都不管管?这课上的,一节更比六节长,我天天睡的回家都没觉了。”说这话的是梁温暖家的宝贝儿子,口齿伶俐,逻辑清晰。“我们英语老师比你们数学老师还烦人。”另一道声音响起,因为处在变声期,这声音有些嘶哑,听着好像在锯木头。梁温暖默默的收回了要上楼的脚步,觉得她的人生被奇葩们填的满满的。不管是老奇葩还是小奇葩都奇葩的那么别出心裁。她正愣在一楼半的地方忧伤时,突然听见楼下有门铃声响起。<a href="http://www.heihei168.com/47/47863/">明宫妖冶,美人图</a>“等等!我去开门!”她趴在楼梯扶手上朝楼下喊,一边喊一边往门口冲,腰不知不脚的就好了。今天司安带着他的小女朋友回来。说起来这是司安他们这一辈个往回领女朋友的,不管是梁温暖还是慕唯,都有些激动。梁温暖奔到门口打开了门。门外两个人呼吸还带着寒气。“阿姨好。”李媛笑眯眯的跟梁温暖打招呼。梁温暖应了一声,侧身把门口让了出来,趁李媛不注意,揉了揉司安的头发:“小子眼光不错啊。”司安闷声笑,抬头看了前面的李媛:“阿姨你们别吓着她,她胆子小。”胆子小的李媛跟梁温暖和慕唯等人吃了一顿饭之后,胆子变得大了点。回去的路上还在缠着司安说下次还要再来。司安被她逗的直笑:“谁一开始说害怕的?”李媛脸一红,不说话了。“老婆,你什么时候带我回去见你父母啊?”街道边的霓虹在司安白皙清俊的脸上一闪而过。李媛啊了一声,低头摆弄着手里的包:“我还没想好呢,再等等呗。”司安心里有些闷:“为什么?我们在一起两年了吧?你知道我不是逼你,只是我想不通你为什么一直不跟你父母说明我们的关系?”李媛低垂着头,不是她不说,是她说了之后家里不同意。她不是B市人,父母只是本本分分的工人,听说她谈了个有钱有势的男朋友,心里不放心也是正常。她也在努力的跟她们沟通,只是还需要时间而已。两人不欢而散,刚回到公寓,李媛的手机就响了。低头看了一眼,是家里打来的电话。“喂?”她瘫在床上,觉得有些累。“媛媛,你这周六回来一趟,家里有点事。”电话那边,她妈声音有些冷淡:“不要问那么多,回来就行了。”李媛握着手机:“妈,我很累,什么事要非回去不可呢?”上次说是跟她爸吵架要离婚把她骗了回去,这次又是因为什么呢?这样的家庭她怎么好意思让司安知道?“让你回来就回来。”她妈说完就挂断了电话。李媛蜷缩在被子里,无奈又无语。日光匆匆而过。转眼就到了周六。这一周司安都没跟她联系,她也拉不下来脸去找他。周六一早就坐了火车回家。家里有些冷冰冰的,不像那天去慕唯阿姨家那么温馨。她把包放在门口:“妈,我回来了。”<a href="http://www.heihei168.com/36/36706/">胭脂泪之凤倾天下</a>张玉宁从厨房里走了出来,腰上还系着围裙,面色有些冷清:“回来就好,前两天我们单位有个同事要给你介绍个对象,你明天去见见。”李媛闻言一直积压在心里的不满都爆发了出来:“妈!我有男朋友!我很爱他!我不可能去相亲,也不可能去见你们什么同事的儿子!”张玉宁一把把碗摔在地上:“你翅膀硬了是不是?人家那是什么人?能对你一心一意的吗?你趁早死了这条心。我不可能同意你跟他好!你俩门不当户不对,你以为日子那么好过?你以为感情能用一辈子啊?等过些年,他还能这么对你吗?你怎么就不能实际点?”“有钱怎么了?现在的男人没钱的也照样出轨啊!您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可理喻了妈?我是你女儿啊!我连自己找男朋友的权力都没有了吗?”李媛看着一地的蛋液,有些崩溃了。“你明天要是不去见,我就没你这个女儿,你就当我死了!”张玉宁铁青着脸摔门而去。李媛觉得自己太懦弱,这种懦弱已经深入骨髓,习惯已经养成,一时半会也改不掉。第二天她妥协了,准备去见一见那个男人,告诉他自己有男朋友。虽然这样做的下场只能是把自己推向深渊。***见面的地点选在一家西餐厅。李媛进去的时候男方已经坐在了椅子上。刚见到那个人的时候李媛一愣,加快脚步走到那人面前:“赵宇?”男人显然被吓了一跳,皱着眉抬头看,在看见李媛时,面色一松:“是你?”原来两人是初中同学。S市小,中学也就那么几所,在大街上走一走,随便拉过一个都可能是校友。“原来我妈要给我介绍的就是你啊。”赵宇表示有些无奈:“我都跟她说不着急不着急。她非不听。怎么?这么多年你还是单身啊?”李媛有些尴尬:“没有,我有男朋友了,但是家里不同意,硬逼着我出来相亲。”赵宇入口的红酒险些喷出来:“看来你过的也挺不容易的啊。今天既然碰上了,咱们就一起吃一顿饭,就当是同学聚会了。你要吃什么,随便点。”因为上学时两人关系就不错,如今再见倒也没有什么拘谨的成分。李媛接过菜单:“不求好的,但求贵的。您有什么意见没有?现在提还来得及。”赵宇被红酒呛的满脸通红。两人笑作一团。餐厅的另一处,司安紧紧抓着菜单的一角,额角青筋暴凸。坐在他对面的男子见他面色突变,暗觉不对,顺着他的视线频频回头看,除了一对笑的正开心的小情侣之外,也没看见什么不该看的。“司总?”他试探性的叫了他一声。对于这次他亲自来跟他们签合同,他就觉得非常意外。一开始他以为他很特别,今天一见,难道果然被自己猜对了吗?人家小两口秀恩爱,他在这吃什么干醋啊?司安被他一叫,回了神,勉强的扯出一抹笑意:“我去一下洗手间。”然后他就奔着那对小情侣去了。男子看的目瞪口呆,一边捂着眼睛一边露出条缝继续围观。只见酷帅狂霸拽的总裁一把抓过小白兔的手,又邪魅狂狷的对着同样目瞪口呆的小白兔的小伙伴说了什么。拉着小白兔一起往洗手间走。男子有些犹豫了,这难不成是要发生什么不宜围观的事?他要是报了警,会被司安给逼死的吧?<a href="http://www.heihei168.com/52/52778/">守护甜心之冰雪影恋</a>另一边,司安把李媛拉进男厕所。一想到她跟刚才那个男人谈笑风生他心里的火就往上蹿:“你什么意思?这就是你不把我带回家的原因?”李媛被他问的一愣:“司安你干什么啊?这是男厕所!你干嘛?我是女的!你把我拉进来干嘛?”司安的关注点早已不在性别之上,他一手指着门外一边问李媛:“我就问问你那个男人是谁?”李媛被他气的气血翻涌:“你觉得他是谁他就是谁!”李媛气的甩开司安的手直接跑回了家,张玉宁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见李媛一头扎进房间暗觉不对劲,站起身朝她房间走了过去:“媛媛?你怎么了?”李媛哭的上气不接下气,没有多余的气来理张玉宁,小声答了一句没事,然后抱着被子继续哭。那天一言不发离开的人是他!好几天不跟她联系的也是他!今天他凭什么这么质问自己啊?门外的张玉宁见状有些放心不下,放缓语气:“有什么事你跟我说,别憋在心里。”“妈我没事。”李媛抽抽搭搭的回了一句:“我在家多住两天。”张玉宁云里雾里,哦了一声又杵在她房门前听了一会,见实在听不出来什么,只好去给同事打电话询问情况。同事也是一头雾水:“听说你家李媛是被一个小伙子带走了啊。”张玉宁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,清了清嗓子又站回到李媛门口:“他找来了?”李媛正在屋内哭的起劲,粗着声音哦了一声。“我可以见见他。”张玉宁松了口:“但是他不能看见我。”李媛哭声停了一瞬:“什么意思啊?”张玉宁正要开口说话,突然听见楼下有人喊着李媛的名字。她走到阳台低头朝楼下看,只见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站在楼下,神情似有焦急,长相倒是非常英俊。她抱肩在阳台看了半天,转身又去端了一盆水,对着司安如数洒下。因为她家是二楼,所以那盆水几乎是没有浪费的全浇在了司安身上。司安淡定的擦了一把脸上的水,看着二楼处站着的女人:“阿姨,请问这是李媛的家吗?”张玉宁有些无语,还没等开口,就见自己女儿从房间里冲出来:“妈!你用水泼他干什么啊?”张玉宁面无表情的看着她:“这是我的盆我的水,我想泼就泼。”李媛不再跟她多话,冲下了楼。司安见自家媳妇出来了,刚才的怒火已经没出息的不见了,一把抱住李媛:“老婆我都到楼下了,岳母也已经送了见面礼了,你就带我上去看看吧。”李媛有些忐忑,抬头朝二楼看了一眼。这……到底是能带还是不能带呢……作者有话要说:噗,司安他到底见没见到岳母呢……其实我也不造。本文完结啦,撒花,马上填下一本,希望大家多多支持。

郴州治癫痫专科医院哪家好
鸡西专科研究院治疗性病
三门峡哪家牛皮癣研究院好
云浮的治疗白癜风专科研究院
大连诊治妇科医院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