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

移动藏经阁 第九百四十六章 做戏做全套

2019-10-12 23:34:47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移动藏经阁 第九百四十六章 做戏做全套

就在这时候,艾比利斯向着白晨的后方招了招手:“伯尼丝、碧翠丝

,过来,见一见我们圣域学院的,同时也是年龄小的斯蒂文导师。<-.”

艾比利斯的脸上含着意味深长的笑容,白晨则是面无表情,伯尼丝和碧翠丝走上前来,好奇的看着白晨。

“院长,他是导师?”伯尼丝疑惑的指着白晨。

“当然,而且他可是个深藏不露的魔法高手。”艾比利斯微笑的説道。

“院长,您説笑了,我只会魔法理论,魔力低的可怜,就连上课的时候,那几个调皮的都压不住,上次差diǎn就被他们打了。”白晨满脸委屈的説道。

亚林克已经在心中翻起白眼,被打?

别开玩笑了,他们十个人,谁敢在白晨面前放肆?

别説动手了,就连説话都不敢大声説。

除了艾伦次见面的时候,被白晨修理过之外,其他任何时候都是老实的跟绵羊一样。

“哦?那个学员敢在你的课程上放肆?説出来,本院长为你做主。”

“还是算了,他们比较是学员,多加管教的话,还是能把劣性改正的。”白晨微笑的説道。

“看不出,你小小年纪,居然还懂得这种道理。”伯尼丝好奇的看着白晨。

艾比利斯看了眼白晨,转头对伯妮丝和碧翠丝道:“对了,桑迪亚的伤势怎么样了?”

“感谢院长的关心,桑迪亚老师的伤势没有大碍,只是受了diǎn皮外伤。休息两日即可康复。”

“也不zhidào昨夜那只魔兽是哪里跑来的。对了。斯蒂文,你还不zhidào吧,昨夜伯妮丝和碧翠丝遭到不明魔兽的攻击,还好我及时赶到,后来我追击那魔兽的时候,发现那只魔兽往你住的魔法塔的方向逃走,你可有发现什么踪迹?”

“不好意思,我一般都很早休息。你也zhidào的,我这个年龄是需要多睡眠,不然的话会影响发育的。”白晨无奈的耸耸肩道。

“这样啊,那还真是可惜……你平常也是这么早睡觉?”

白晨突然zhidào,艾比利斯为什么会怀疑自己了。

因为他平常都会研究炼金,所以很迟才会睡觉,艾比利斯也许是以前看到过魔法塔上还有灯光,所以zhidào自己的作息时间。

昨天那么早,罗比奥就説自己睡觉,引起了艾比利斯的怀疑。

“这可不一定。平常看魔法书看的比较迟,不过这几日我的学员参加排位赛。劳心劳力,自然就睡的早了。”

白晨和艾比利斯两人也问也答,言辞之间行云流水,不着痕迹。

“伯妮丝、碧翠丝,你们还不zhidào吧,昨天斯蒂文的两个学员,可是与你们交手过。”

“哦?是吗?”

“是啊,如果是其他学员,你们或许会没有印象,不过如果是他们的话,你们肯定会有印象,就是一次性的释放上百颗火球,就是斯蒂文的学生。”

“哦!是他们啊。”伯妮丝和碧翠丝恍然,确实,艾伦和米迦勒的表现,确实称得上惊艳。

如果当时她们不是拥有特殊的血脉天赋的话,恐怕真要败下阵来了。

特别是伯妮丝,当时她对阵的是艾伦,而艾伦一个魔法,就将其他四个学员全部击败。

“罗比奥是土系魔法师,那个魔法应该是出自你之手吧,斯蒂文!”

“啊……那个魔法啊,确实,不过我是从一本非常古老的魔法书中看到的,我可用不出来,可是教给他们却是颇具威力。”

“何止是颇具威力,那威力克是相当的惊人,能够挡住那个魔法的学员,恐怕为数不多吧。”

“不同的人使用相同的魔法,都是会有差异的,所以不管是什么魔法,都要看使用的人。”白晨认真的説道:“对了,亚林克,你去哪报名了吗?我与你一起过去把。”

白晨微笑的看着艾比利斯:“院长,我就暂时失陪了。”

艾比利斯看着白晨的背影,突然手中爆射出一道炽热的火光,直接的射在白晨的身上。

哗啦一声,白晨的身上瞬间就被diǎn燃。

“啊……救命啊……火……火……着火啦……”

瞬间,白晨已经躺在地上痛苦的哀嚎起来,艾比利斯的脸色剧变。

伯妮丝和碧翠丝的脸色同样惊变,立刻上前去一个水球打在白晨的身上。

只是,白晨的身上依然是冒着一丝丝的青烟,身上的衣服和皮肤焦痕累累,惨不忍睹。

白晨躺在地上,完全昏迷了过去,只有亚林克惊叫着:“斯蒂文导师……斯蒂文导师,您怎么样了?您不要死啊。”

“院长,您怎么对一个孩子出手?”碧翠丝带着几分怒火,这还是她所敬佩的,睿智的艾比利斯院长吗?

艾比利斯错愕的站在地上,看着已经昏厥过去的白晨,脸色惊疑不定。

难道是自己猜错了?如果这小子是昨夜袭击伯妮丝和碧翠丝的魔兽,不可能经受不起这样的攻击。

“院长,您太过分了!”

这时候白晨悠悠的醒来,慢慢的睁开眼睛:“刚……刚才怎么回事?为什么我的身体突然燃烧起来……是不是有人偷袭我?”

“斯蒂文导师,您怎么样?我现在就送您去医疗室。”

“不……不用了……”白晨虚弱的抓住亚林克的手:“炼金……炼金比试……你一定要完成炼金比试……不能半途而废……”

“不行,斯蒂文导师,您伤的这么重,怎么可以……”

“不看着你完成炼金比试,我心里放心不下。”

“院长!”伯妮丝和碧翠丝严肃的看着艾比利斯。

艾比利斯此刻头痛不已,昨天已经被白晨威逼,然后让他的学员不经过擂台,就获得满分了,难道这次还要再开一次后门?

“这样吧……炼金比试,我表给你的学生三十分,亚林克,你送你的导师去医疗室吧。”

“不行!没有比试,怎能接受这施舍来的分数……亚林克,你shàngqu努力的完成自己的作品,就算是得零分,我也不会怪你的……好好努力,我会在擂台下好好的看着你。”

别人或许会被白晨的坚持感动,可是艾比利斯却只会更加的愤怒,心中更是咆哮着:“小子,你不要太过分!”

只是,自己先犯了错,而且在旁人看来还是不可饶恕的错误,就算他贵为院长,也不能够被原谅,所以这些话他不能説出来。

“这样吧,你先去医疗室治疗,这边的比试,就暂时放也放,等你伤好的差不多了,再给亚林克加试,总之你放心,亚林克这么好的炼金天赋,肯定不会低于五十分的。”

“这……亚林克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“全凭斯蒂文导师做主。”

“既然如此……那只能以后加试了……”白晨虚弱的对亚林克道:“还不谢过院长。”

“多谢院长。”亚林克的感谢多少有些冰冷。

“亚林克,背我去医疗室……我……我好想感觉要死了……啊……疼疼疼……”

亚林克是真的在担心白晨,背着白晨快步的离开。

不过,一等到离开人群,白晨立刻説道:“亚林克,把我放下来。”

“斯蒂文导师,没关系,我不累,很快就到医疗室了,您忍着diǎn。”

“忍个屁啊,你背着我更难受。”白晨哪里还有一diǎndiǎn的虚弱,直接手也推,自己落到地上。

“斯蒂文导师,您的伤……”

“好了。”白晨迈着欢快的步伐,嘴里清唱着:“我得意的笑……我得意的笑……”

“那您刚才……”

“装的。”白晨翻了翻白眼:“你真以为,就凭一个烈焰冲击,就能伤的到本少爷吗?”

“可是为什么要……”

“不装死,那老头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给分,而且还必须因为心中有愧的给出五十分的高分。”

这一刻亚林克对于白晨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,卑鄙!

利用别人的愧疚心理,不择手段的达到自己的目的!

“那医疗室……”

“当然要去,免得露出马脚了。”

“您身上到底有没有伤?”亚林克依然惊疑不定的看着白晨。

白晨身上的那些焦痕可是真的,看的亚林克触目惊心。

“哦,这个啊,其实这是麻风草再配合铁锈瘟疫炼制出来的,看起来吓人,其实也就是普通的过敏而已。”

“斯蒂文导师,您是瘟疫炼金师?”亚林克惊骇的看着白晨,下意识的退后几步。

瘟疫炼金师可不是什么好称呼,那是散播着恐惧与死亡的死神使者,可以説就如同老鼠一样,人人喊打。

白晨翻了翻白眼:“炼制一个简单的过敏毒素就能称之为瘟疫炼金师吗?你去问问稍微有diǎn水准的炼金师,谁炼制不出几个炼金剧毒,你要记住殊途同归,不管是什么炼金师,只要到达一定高度,都是能够触及其他分支的奥秘的,不过我的魔法塔利,倒是真的炼制了几个剧毒,只要散播chuqu圣域学院立刻成为死地。”

亚林克脸色苍白,咽了口口水,白晨看了眼不远处的医疗室:“把我背起来,做戏做全套。”未完待续……

深圳远大肛肠医院住院费用
济南红绘医院邢爱君
深圳远大肛肠医院治疗费用
济南红绘医院郝云
深圳远大肛肠医院有医保吗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