汽车

综不是嘤嘤怪是小可爱

2019-07-27 15:25:49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在药研藤四郎的眼里,初樱几乎完美无缺。∩杂Ψ志Ψ虫∩外表可爱,性格乖巧,又是几十个兄弟中一个女孩子……在滤镜十米厚的哥哥心中,初樱吉光就是粟田口派的姬君。不喜欢她的不是傻就是瞎,药研非常愿意帮他们免费做个□□移植手术。“我妹妹她有那————么好!”这是药研藤四郎以及所有哥哥们的想法。但是客观地说,她的缺点也十分明显。那就是不够自信。药研其实并不明白这种不自信从何而来——因为他自己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。但如果有机会的话,他当然希望能让初樱更加自信,接受自己“强大的刀剑”这一身份。常言道,桂实生桂,桐实生桐。没道理亲爹藤四郎吉光是赫赫有名的刀工,他锻出来的崽崽却是破铜烂铁吧?且初樱作为刀剑付丧神,自诞生起便要比纸伞、扫帚之流的付丧神要强大千万倍,更别说她还是刀剑本灵,是真正的“神”。就算是在这种充斥着“个性”的世界中,初樱也一定是凌驾于众人之上的强!药研藤四郎,今天也对妹妹抱以双份的信心呢。“我……真的可以吗?”初樱重复了一遍。她抿紧了唇,屏住呼吸,心脏在胸腔中砰砰跳动,越跳越快。“当然可以。”药研微笑。“要相信自己啊,初樱少女!”欧尔麦特爽朗地大笑,宽大的手掌轻轻地拍在初樱的肩膀上。“居然连欧尔麦特先生也这么说……”初樱扭开头,不好意思地揉了揉眼睛,声音中带了点鼻音,“那、那我就当真啦!”她脸上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。“本来就是真的!”门突然被打开,一个声音从门口传来。“诶?!”初樱下意识地回头看去,然后视线猛地往下移了一大截。发声的那个像鼠像熊又像狗的生物,正是雄英的校长——根津。见初樱看过来,他相当愉快地挥了挥爪。“欢迎回来,初樱同学。”根津校长甩着尾巴踱进门,不紧不慢地爬到沙发上坐好,“欢迎来到雄英!”“啊,谢谢您……”初樱捧着脸双眼发光。粉、粉红色的肉垫!看上去软绵绵Q弹弹的!这是什么绝世宝物啊啊啊好想捏!欧尔麦特往旁边挪了挪,殷勤地给根津校长腾出一个位置,“您的毛发今天也打理得十分整齐!”他笑眯眯地称赞道,笑容似乎有些……谄媚?从初樱的角度看来,两米多的欧尔麦特坐在不足一米的根津校长身边时气场骤减,竟有种鸵鸟依人的微妙感……“秘诀就是胶原蛋白撒!”根津校长一本正经地伸出圆手晃了晃,“人类是保养不出这种光泽来的撒!”言谈间充满了自豪。他圆溜溜的黑眼睛在粟田口家兄妹俩身上转了一圈,突然说:“这个话题待会儿再说……今天A班在模拟灾难事故空间上人身救助训练课,两位,有兴趣过去参观一下吗?”这是想要支开他们的意思?校长一定有什么事情要单独跟欧尔麦特先生说吧。根津校长表现得这么明显,初樱识趣地站起身打算去模拟灾难事故空间,也就是大名鼎鼎的USJ去看看。可药研却并没有离开的意思。“去吧,初樱。”他稳稳地坐在原位,直视着根津校长,“我还有其他事情想要咨询一下两位。比如之前挟持舍妹的‘绿光男’,以及——”他推了推眼镜,镜片上闪过一道白光,“欧尔麦特先生的……身体状况。”欧尔麦特笑容一滞。“药研哥?”初樱有些不知所措,她看看哥哥,又看看表情不变的根津校长,直觉此时的气氛好像不如刚才轻松。“这样啊。”根津校长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从背后咻地掏出一张对折起来的彩色铜版纸,递到初樱面前。“锵!雄英校园的手绘Q版地图!去看看吧,USJ!”“诶,好的。谢谢校长先生!”初樱下意识地接过地图。她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地图,地图一角印着的粉色爪印瞬间击中了她的萌点。被圆圆的指印围在中间的掌印,居然是、居然是一颗饱满的小心心!这爪印竟是该死的甜美!这谁顶得住啊?“这样~我先走啦!”初樱捏着爪印地图捂在胸口,晕晕乎乎地飘出了门。……USJ,是空间英雄“13号”模仿各种可能发生的天灾**,包括水灾、火灾、泥石流等等而搭建出来的演习场地。由于占地面积较大,所以USJ位于雄英高中之外,距离学校比较远,学生们需要乘坐大巴前来上课。不过欧尔麦特跟药研和初樱兄妹俩约定见面的地点就是USJ附近的休息室,所以从休息室到场地其实并不需要花费太长的时间。初樱走到USJ的时候,A班大概正在上课时间,附近相当安静。虽说没看到恶人脸爆豪胜己让初樱大大地松了口气,但是很快她就发现比爆豪胜己更可怕的问题突然出现了!理论上来说短刀是侦查值的刀种之一,但初樱觉得失忆之后自己的侦查能力一定出了什么问题……没错,初樱她——迷路了!进了USJ的大门之后她转悠了好久,都没找到相泽先生和A班同学们在哪里啊!“对不起一期哥,我给粟田口丢脸了QAQ”初樱捂脸。不过想起药研哥曾经讲过的“短刀沟沟乐的一百种姿势”,她顿时又鼓起了勇气。路痴什么的,一定是家族遗传!肯定都是吉光大人的错啦!果然还是挨个场地找过去吧。怀着这样的想法,初樱从一处倒塌的建筑楼顶轻盈地跳下,走进了近的尚且算是“完好”的大楼。“根本就是废墟嘛。”墙面斑驳,地板凹凸不平,开裂的天花板上时不时地垂下几根陈旧的电线,连玻璃窗也碎成了渣……废弃的大楼内灰尘弥漫,一片荒芜。初樱小心翼翼地绕开一只虎视眈眈的大蜘蛛,双手拢在嘴边抬高了声音:“有——人——在——吗——”“相——泽——先——生——在——不——在——”初樱拖着长音喊了几声,倏地心神一动,飞快地跳到一边。她先前所站的地方正上方的天花板蓦地一震,噼里啪啦抖落了一大片夹杂着碎石的灰土。他们在上面!初樱一喜,绕开大大小小的障碍物就往楼上跑。她冲到发出声音的房间门前,刹住脚步整了整衣领和裙摆,高高兴兴地拉开了房门:“相泽先——噫?!”映入眼帘的,是在烟雾中逐渐显现出来的的榴莲头。“恶、恶人脸?!”……牙白,居然说出来了。初樱后知后觉地捂住嘴,后退了一步。啊啊啊啊啊完蛋了一定会被炸上天吧噫呜呜噫QAQ榴莲头背影一滞。他缓缓地扭过头,缓缓地扯出一个狞笑。“你说什么?!”爆豪胜己目露凶光,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逼近瑟瑟发抖的初樱。一步两步,似爪牙,似魔鬼的步伐。大概是刚刚使用过个性的缘故,爆豪走动间居然带来一股淡淡的香气。【注1】这种时候,初樱不合时宜地走了会儿神。说起来,她所谓的“害怕爆豪胜己”,除了一开始确实的是被他的眼神和表情吓到以外,之后恐惧——或者说不适应的其实是他的个性。尽管起初连初樱自己也不明白恐惧感从何而来,但如果把自己单纯看做是刀剑,那么一切都理所当然了。刀,某种程度上而已也是很脆弱的。畏惧火、畏惧爆炸,都算得上是本能。不过初樱万万没想到,看起来暴躁可怕的爆豪,居然是个一发动个性就会香喷喷的boy。虽然只有距离太近才会闻得到。说起来……离得也太近了吧!初樱窘迫地转开头,脸颊上浮起浅浅的红晕。“爆豪——”此前一直处于吃瓜状态的切岛锐儿郎终于反应过来,见门口那个有过一面之缘的女孩子都吓到憋红了脸,他抹了把汗,连忙上前阻拦:“我说老哥,算了算了。”爆豪胜己没有理会。他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初樱:“喂,小学生——”初樱鼓了鼓腮。蓦地她眼神一凛,视线定在爆豪身后的某个位置。“小心!”她身形一动,像条滑溜的小鱼一样贴着爆豪的手臂灵活地绕开他,锋利无匹的短刀瞬间出鞘滑入手中,以一个刁钻的角度猛地刺向偷袭者!BOOM!巨大的爆破声几乎就在同一时刻响起。成功柄通偷袭者但被腾起的烟雾糊了一脸的初樱:“……”【注2】完全没想到小学生居然反应这么快的爆豪:“……”又慢了半拍的切岛锐儿郎:“……”“啧。”爆豪胜己收回手,脸上的神色逐渐归于平静。“如果被派来对付学生的都是这样的废物,那应该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。”“话说你怎么这么冷静啊爆豪!”切岛有些诧异,“平常你不都是……”皱眉狞笑伴随着破音咆哮“西内×N”之类的吗。“老子一直都很冷静啊你这狗屎头!”“啊,就是这样!”切岛顿时找回了熟悉的感觉。他比了个大拇指,笑眯眯地冲初樱招了招手,“你是……初樱吉光,对吧?”初樱没想到对方居然能记住她:“没错,切岛君,那个,才不是小学生的说!”“哈哈哈不要在意。话说,你怎么会在这里啊?”切岛话音刚落,初樱就跟看过来的爆豪对上了视线。她怂哒哒地抖了一下:“根津校长说A班在USJ这边上课,让我来……”初樱简单地解释了一番,想起刚才爆豪所说的话,顿时产生了某种不好的预感:“请问……‘对付学生’是什么意思?”爆豪胜己红色的双瞳显得有些冷淡:“就是字面上的意思。现在大门已经关闭了吧……你,到底是怎么进来的?”

白山专治癫痫好的医院
湖州哪家研究院专治白癜风
庆阳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好
新乡好的治癫痫医院
玉溪检查妇科怎么检查呀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