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游

覆云乱煜 第十七章 袖里乾坤

2019-10-12 20:02:04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覆云乱煜 第十七章 袖里乾坤

不知何时起,萧煜发现自己有了一种几乎可以称得上是逆天的天赋,这种天赋说得简单些,无非两个字,偷师。从在大雪山上见秋叶独斗公孙仲谋和张雪瑶的双剑合璧开始,萧煜偷师了秋叶的万物皆可为剑和公孙仲谋的剑十九,后来又陆续偷师了大管事的棋盘剑阵,王恺之的御剑飞行,甚至是秋月的佛门手印,乃至半偷师半传授得来的掌中佛国。

这一袖,唤名乾坤袖。

我有一掌,可覆天地,我有一袖,可装乾坤,我有一眼,可纳洪荒。

说得就是三教之中的神通之一。分别是道宗的袖里乾坤,佛门的掌中佛国,还有就是魔教的瞑瞳。

在巨鹿城与完颜弘一战之后,萧煜便得了完颜弘袖里乾坤的神通,虽然只是浅显的应用,距离一袖装乾坤还是天差地别,但毕竟还是道宗的神通之一。

“收。”

萧煜笑了笑,吐出一个字,左手大袖席卷,将七道刀气一起收入袖中。

广袖飘摇,似有大风吹拂。

现在萧煜一袖收了七道刀气,一手托住了萧瑾的扫秋刀。

萧瑾轻轻咦了一声,自语道:“袖里乾坤?”

萧瑾右手上的气机又重了一分,硬是将萧瑾原本抬头的一截刀尖生生压了回去,“现在只剩一刻了,这天人境界也差不多就要散了,到时候你只凭着这七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傀儡,想要我的命是痴人说梦,即便想逃,也未必逃的出去,现在不逃,更待何时?”

萧瑾淡淡道:“理是这么个理,不过你会有这么好心提醒我?莫非你也是强弩之末,才要吓我一吓?”

被戳穿心思,萧煜也不慌张,他现在确实已经是强弩之末,但主动还是掌握在他的手里,只是考虑到草原上复杂的形势,他并不想和萧瑾拼个你死我活,让旁人有捡便宜的机会罢了。

萧煜轻轻挥袖,袖中七道刀气倒反而出,朝原本自己的主人飞去,萧煜微微眯眼道:“那我再提醒你一句,萧烈会容许你次忤逆他,但是绝不会容许第二次。”

萧瑾脸色骤变。

这一次萧烈让他来边关,确实不是让他来杀萧煜的,他在驻马店自作主张了一次,现在是第二次。再一不能再二。

萧煜面无表情的看着萧瑾,萧瑾脸色阴晴不定,握着扫秋刀的右手青筋毕露。

终,萧瑾呵呵一笑,脸上重新挂起笑容,“大哥,你我兄弟,何必如此性命相搏,萧瑾年幼无知,你为兄长,见谅则个。”

萧煜同样笑道:“还有半刻。”

萧瑾脸上笑容一僵,微微叹息一声后,抽刀向后,七名血卫在解决了被萧煜袖里乾坤反弹回的刀气后,也全部聚拢到萧瑾身边。萧瑾深深看了萧煜一眼,这次不能得手,下次再见萧煜,可就真是见草原王了。

萧煜任凭萧瑾抽刀,收了袖里乾坤和掌中佛国后,淡淡道:“有劳督察使大人相送。”

一身暗卫督察使袍服的萧瑾脸色阴沉下来,不过却没有说话,只是默然不语的向后退去。

萧煜没有趁着这个机会追杀萧瑾,方才他可以说是一身手段尽出,不过是履霜中境的境界,即便萧煜这个履霜中境含金量比起其他一般的履霜中境要高一些,也不足以支撑他如此的元气挥霍。可以说萧煜现在气海中已经是油尽灯枯

他不能再在中都这边纠缠了,他要北上去科尔科部,跟黄汉吉申东赞还有林银屏汇合。

萧煜独自骑马走了没有多久,已经出了大郑地界,来到草原境内。

一名面带风尘之色的白衣和尚悄然迎面走来。

萧煜停下马,坐在马上遥遥一礼,笑道:“原本我以为禅师回寺去了,没想到禅师还在草原。”

白衣僧人手腕套着一串幽深的数珠,数珠很怪,只有六颗,与那些动辄上千的数珠相比,已经不能用简陋来形容。若是细细看去,就会发现每一颗数珠上还篆刻着一尊僧人相,动作各有不同,而的共同点就是六尊僧人相皆是无脸之人。

萧煜凝视着僧人手上的这串数珠,以他现在的六相修为,可以清晰察觉到数珠上的六相之意,只不过与萧煜的六相相比,少了一尊明王相,多了一尊尊者相。

萧煜不由感慨道:“禅师修为可与慕容秦穆绵两人比肩了。”

一身月白僧袍的秋月淡淡笑道:“贫僧前些时日去了一趟大雪山摩轮寺,近日刚刚反身。今日有缘得见萧居士,居士修为日益高深了,追上秋月不过指日可待。”

对于两人的客套话,萧煜一笑而过,接着问道:“萧某这次要去科尔科部,不知禅师是否愿意随我一同前往?萧煜如今势单力薄,还是要靠禅师多多扶持。”

秋月微笑着摇摇头,“这次草原之行,秋月收获良多,这次入世修行也算告一段落,贫僧今日就是来向萧居士道别,贫僧要回祖寺去了。”

萧煜点了点头,倒是没有多大意外,毕竟秋月能帮他挡下剑宗就已经是尽到了本分,再多也只是萧煜的奢求罢了。

秋月愿意留下,不留下也无关大碍。

临走时,秋月送了萧煜一句话,或者说是一句忠告。

他说萧煜所学庞杂,从道宗佛门,到魔教剑宗,乃至儒门武道均有涉猎,现在履霜境界之内,出去履霜的几人不说,一般的履霜上境都不是萧煜对手,现在的萧煜境界虽然只是履霜中境,但是杀人对战的手段已经直逼履霜。但是这样会有一个的障碍,将来萧煜突破天人境界,甚至逍遥境界,会因为所学太过庞杂而比常人难出数倍,即便萧煜身具瞑瞳,可以以体为熔炉,融会贯通,但终归不是融为一体。当然,若是萧煜能跨过去,他的天人境界自然不会是寻常的天人境界。

这样的话萧煜不是次听到,他不由想起了自己在休息合仪锻体时兼修过的那门天魔化茧。

作茧自缚,破茧化蝶,是为羽化。

PS:上个作者后台真的很难,半小时过去了才上来。

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咨询电话
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乘车路线
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的电话
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价格
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电话多少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