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游

伽蓝法相七十七章鹿肚鬼婴

2020-01-25 04:05:13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伽蓝法相 七十七章 鹿肚鬼婴

七十七章鹿肚鬼婴

树梢老道见弯刀破尸而来,他脸色虽是大变,但他心中已有计较,老道手中拂尘一挥,一招坐定乾坤,就已把弯刀向一旁击去,老道嘴道“雕虫小技”

余人一见大叹可惜。

这老道盯看鬼纸道袍,眼里忽而露出阴狠杀意与令人难以察觉的恨意,声音从他牙缝里硬逼出来,他道“小道儿你我原本一家,你为何坏我好事!”

鬼纸在坡上已观看一阵,见云甘凡情势危机这才不得不救,但来的只是鬼纸一人,白琼并未出现,这百尸挂树,鬼纸已看出这老道的用意,这老道是想以百尸开启阴门,鬼纸虽已看出老道是想开启阴门,但却未能猜出,他为什么要开启阴门。

但百尸开启阴门,这是道山禁法,这世上有能力开启阴门的人不多,这世道本就混沌,这妖道是不端太子手下心腹,这妖道并没有当天下国师呼风唤雨之志,但他却有一个an,那便是得道成仙,得道成仙是修道之人终愿望。

但这修仙之路,不光难走,甚至能说是举步维艰,如要按照正规的修仙之路,这对这老道来说,太久,也太难,也太无保证,但不端太子已给他保证。

如不端太子能宰了玉帝,那天庭便是不端的,这也就等于不端是下一个玉帝,如能讨得不端欢喜,别说成仙,就是成佛也并不难。

往年仙妖相争,仙界战事连败,越败越是怕事,越怕事就越有事,不端虽想宰了玉帝,但无奈天地相隔,不端虽恨牙痒痒,但有心无力,天地相隔听上去是有道难以逾越的鸿沟,但实际上只要修好通天梯这便能上天,这老道在不端眼中原本只是个无名小卒。

但他却和不端扬言,他能修复通天梯,这老道只有一个要求,只要他能修好通天梯,那不端便让他得道成仙,不端一听禀报,心中登时咯噔一下,修好通天梯这是他朝思暮想之事,但不端瞧这老道,道士无非就懂一些,炼丹卜算降鬼妖之技。

难道这老道真有如此技艺能修好通天梯?

但没有人敢在不端面前夸下海口,但这老道已在不端面前夸下海口,这老道虽有心思,但不端也不是蠢蛋,旁门左道吹嘘之辈不端岂能看不出来,所谓艺高人胆大,不端便把这老道留在身侧。

这老道有没有令人信服之技,这当然要去做,这光说不做谁肯相信,这老道在一个月前拍着胸脯和不端保证“容我一些时间,并不会太长,我有法子修复通天梯”

这老道如此扬言,不端已把这老道当作一个“灭天稻草”,不端怕他托大生出意外,不端道“如你有任何要求,我通通都能满足你”

这老道忽而自负仰天高笑“太子莫忧,我一人即可,静候佳音!”

这老道探得这牛铃是天下至阴之处,这牛岭至阴只因这棵千年大榕,牛岭虽小,但也五脏俱全,要在牛铃中寻得一棵榕树,这也得费些时间,但这难不倒这老道,这老道养着一只阴鸽,此鸽毛羽柔白,但这只鸽眼却是红瞳,鸽嘴也尖似挂肉弯钩,这老道精通冥之法,他只稍点燃一道黄符,这阴鸽突从虚空中乍现。

阴鸽从空中扇着翅膀“啪啪啪啪”的,就落到老道手背上,老道嘴唇微动,也不知和这阴鸽说些什么,只见老道嘴唇刚停,这阴鸽大张翅膀“啪啪啪啪”的,一飞冲天消失在虚空中,树影稍移,半个时辰后,这阴鸽忽而在老道附近半空盘旋。

老道跟鸽而去,来到望牛坡,有阴鸽寻物当然并无多大难度,但当老道来到望牛坡上时,却发现坡下藏匿百余蛮人,他也是一怔,也不知道这蛮人为何出现在此,但这样更好,免得他在逮来百余百姓,老道越近蛮人他就越是小心。

他之所以如此是因为,他只是一介凡人,他虽有法术傍身,但他毕竟也是血肉之躯,皮开肉裂他亦是会撕心痛叫,这百余蛮人对他来说虽是一个弱者,但蛮人总不会乖乖站着等他抹脖子,蛮子随时都有可能向自己发难,他不敢大意,便躲在望牛坡上思想计策。

他躲在坡上,便感到蛮人与生俱来杀气,他驻足不前向下观望,只见坡下蛮人在起营造饭,林间有风,枝叶轻摇,枝叶发出的“沙沙”声响,伴着这枝叶响声,从荒丛中出来一鹿,老道一见此鹿便阴阴一笑,单听这声音就已让人不寒而栗。

只见老道手中佛尘往那鹿身一扫,这鹿整个神经绷直变紧,身也情不自禁的颤动一下,口吐白沫倒在地上,这动物感官比人透彻,这老道手上拂尘并非是用兽毛、麻等扎成一束,而是用冤死人发制成,每一人冤死便取下一小撮,集少成多才制成佛尘。

那鹿身被拂尘扫身,就如被千余个冤鬼压身,怎能不把它吓得口吐白沫倒下,这鹿倒下这老道在烧一符,只见有个浑身发黑鬼婴乍现一旁,鬼婴在旁嚎嚎大哭,但怪的是坡下蛮人就似未听见哭声似的,如常活动。

这老道口中念咒,举起左手二指往鹿肚那一划,这一划也不见鹿肚破开,也不知这一划有何妙用,只见一划过后,这老道右手举起鬼婴,就猛的把鬼婴推近鹿肚中,鹿肚原先平复,他这一推后鹿肚反而鼓了起来,但鹿肚处未见有任何割裂之痕。

这老道推婴事罢,他用手在轻轻抚了鹿角,只见这口吐白沫之鹿却猛的又起了身,起了身的这鹿,鹿目中却闪出阴晦之气,这老道在一拍鹿身,这鹿就往坡下蛮人而去,这坡下蛮人一见有鹿送到嘴边,哪肯放它逃走。

蛮人举起了弓,便把这鹿射杀了去,随后蛮人便破鹿取茸,蛮人煮熟鹿肉分食吃去,谁知这鹿肉刚吃尽,却生了怪事,那坡下百余蛮人,在营地之中却听见婴孩哭啼,蛮人大感纳罕,这婴孩啼声,从何而来,便在这时。

一名蛮人惊叫而起,指着另一名蛮人肚子惊道“他肚中有婴孩!”

众位蛮人顿时惊哗!侧耳一听这婴孩啼声果然是从这蛮人肚中传出,一道迅如闪电的寒芒掠入虚空,寒芒是弯刀带出来的刀影,只见刀光一闪,这名蛮人的肚子已被一人破开,破开蛮人肚子的人,是这伙蛮人的首领。

“呼…呼…”这是风声。

风中夹带一股无比浓烈的血腥,让人心惊,让人窒息,更让人感到蛮人残酷无情。

那蛮人肚子被破,婴孩啼声顿停,这首领掏开这蛮人肚子,却并未在肚中发现婴孩,也就在唤气间,只见另外一名蛮人肚中又是响起婴孩啼声,这蛮人见首领,双目惊骇盯他肚子,他一慌之下便要逃开,但这人被其他蛮人阻拦。

首领在破开这人肚子,也是未见婴孩,可就在这时,这婴孩啼声却是从这首领肚中传出,首领大骇!这才明白,这怪事一定与那鹿有关,首领大叫“那鹿定是神鹿,我们不该吃它!”

但吃都吃了,总是吐不出来,蛮人有百余人,一只鹿总是不够分食,在怎么细分总有些人吃得少的,吃得少的人,心中自会埋怨,那些吃得少鹿肉之人,见首领说出他们吃的是神鹿,吃得少鹿肉的人见怪事顿生,心道定是神鹿惩罚。

这些吃得少鹿肉之人为了自保,也不知道哪个蛮人大叫!“破肚取肉,神鹿方会原谅我们!”

也就在话落瞬间,这些蛮人便起了内讧,自相残杀,这老道盘坐坡上,闲观蛮人残杀直至死去一人,方才悠悠下破。

这老道身有功夫,把这些蛮人吊与树上,也不费事,只见他每吊一人在树,这树上叶子便纷纷落下大片,直至一人吊与树上,这一撮叶子方才落尽,树上蛮尸这老道早已一尸一铃系好,这姚玉浓所料不差。

这老道吊尸与树,的确是想开启阴曹之门,他想和阴差与魂换魄,用蛮人之魂换取阴兵之魄,因为阴兵之魄可以助长通天梯的花藤之根。

但这样换魄需要的时间需要百日,百日之中这老道并不需要时时刻刻都留在这里操控,这老道原本就是六根未净,有得空时便到樊城赌坊中玩上二把,但这老道换魄还不到一个月,便已着了背运被云甘凡撞破。

此地的水源被污,也是在唤魄的途中染了阴气,吃喝到附近水源无论人或动物便得出现怪病。

-

鬼纸听得这老道说他与自己同是一家,他心中虽愤,但不得不忍下火气,劝道“道友莫开阴门,请放出铃中之魂,让我度之”

这老道一听,这小道儿定是不肯善罢,他便沉下了脸“你这是给脸不要脸了!”

云甘凡在旁忍着冷寒的身体,思道“尽管多了鬼纸,看上去还是于事无补,在僵持下去这可不妙”

云甘凡已走到鬼纸身侧,与他并肩齐站,看上去两人是要联手了。

但鬼纸却道“你穴道被侵,不宜在动,让我来对付他,我要亲手擒下这个败坏道山名誉之人!”

北京大学医院预约挂号
成都新华医院预约挂号
贵州的白癜风医院
山东妇科治疗费用
防城港专门治男科医院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