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

鹤舞月明九三章谢辛

2020-01-25 14:46:07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鹤舞月明 九三章 谢辛

更新时间:2o12-o

九三章谢辛

等他们凤如山他们赶回昔阳城,拍卖会已经结束了,拍卖会之后的交换会,正进行得如火如荼。

不管是避嫌还是寻找出手变现的机会,凤如山他们,都不会于此时离开昔阳城,急于返回阿金山。

即使他想,柳莺莺也不会答应。

商船中的灵弹,价值1亿灵石出头,当然,现在还只能看看,心里高兴高兴,想真正变成灵石,还任重而道远。

但柳莺莺不在乎。

家里有灵石而手上暂时不方便,和家里没灵石,手上也不方便的感觉,那是截然不同的。

1亿灵石,听起来不少,但真正换成金丹真人合用的上品灵石,估计连8ooo块都不到。

灵石之间的兑换比例,按説是1:1oo,一块上品灵石可以兑换1oo块中品灵石,1万块下品灵石,但实际上,很少有人愿意这么做。1块上品灵石,兑换12ooo块下品灵石是正常的价格。

但柳莺莺就是喜欢1亿灵石的説法。

她喜欢这种感觉。

至于凤如山拿出个丑乎乎的法器,把一船的灵弹都装了进去,连硕大的商船也不放过,柳莺莺更不在乎。

稀奇古怪凤如山。

没几分古怪,慕容雪菲能看上他?

柳莺莺早就习惯了。

要知道,商船就是一般的商船,可不是什么戒子法器,能装下一艘商船的储物器具,可不多见。

那是慕容雪菲赶制的一个装仙府的口袋,样子吗,实在顾不上精雕细琢。

不过,丑不丑的,谁在乎呢?凤如山自己,就谈不上多英俊。

灵弹是敏感物资,变现不易,但6名金丹、8名妖将的身家,虽然没有dǐng级的好东西,也让柳莺莺的底气足了不少。

每个金丹都知道,成型的法宝,如果有合适的材料,是可以把材料融进法宝之中,从而提升法宝的威能。

这样的材料,肯定非常珍稀不説,就是再融合材料的技术本身,也是极端的高精尖,就是由法宝初的炼制者操作,否则,非炼器宗师以上的造诣,断无可能成功。

即使是炼器宗师,也需要对相应的法宝仔细研究,摸清法宝的性能和优劣,再结合材料的具体特性,花费大量的时间和心血,专门设计融合的方案,没有通用的操作手册可言。

就这样,也不能保证融合百分之百的成功。

再升级简单方便。这也是自己炼制本命法宝的一大优势。

经过几年的相处,别的方面不知道,对慕容雪菲的炼器天分,柳莺莺早就心服口服了,就像慕容雪菲对她的讨价还价能力一样。

慕容雪菲在这些方面并不小气,对柳莺莺的心思,看得一清二楚,不仅是柳莺莺,连林飞凤的冰心剑,朱玉北的本命法宝,她都痛下苦功,给出了自己认为完美的方案,一diǎn也不藏私,并承诺只要有可能,她一定在旁边亲自指导。

这本来就是她的爱好,同时也是她的修炼。

碧水门自然也有自己的炼器宗师,但肯在她们的法宝上花费如此精力的,柳莺莺不认识,林飞凤也不认识。

这无关灵石,而是机缘。

试问,哪一个炼器宗师会一直陪着她们好几年,而且暂时还看不到分手的兆头?

自然,她现在还没有合适的材料,但既然有了方案,就有希望不是。

对风雷刺的威风,柳莺莺眼红很久了。

听説风雷刺快要晋级法宝,再看看自己的潮生剑。

法宝!

柳莺莺都有跳河的冲动。

连该死的凤如山,都有一件中品的红月刀,而且也可以晋级。

“哼哼,朱玉北,你就会吃肉!”

朱玉北欲哭无泪。

对这次昔阳城大混战之后的交易会,柳莺莺隐隐有几分期待。

不仅是柳莺莺,昔阳城的金丹,都很期待。

谢辛也不例外。

谢辛的心情很不错。

这一次盘龙门醉仙草事件,蒙山派收获颇丰,作为蒙山派掌门之子,谢辛当然是其中满意的几人之一,无论于公于私。

更何况,听説蒙山派的元婴真君谢曦,对自己的这个直系后辈的表现,也是赞赏有加。

谁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。

谢辛的父亲谢桐,执掌蒙山派近两百年,按蒙山派的习惯,快要从掌门之位上退下来了。

谢辛,对蒙山派掌门,很有想法。

对黄仁诗的突然失踪,谢辛并不特别放在心上。

一个4o多岁才炼气3层,连小云雨诀也只到第3层的生产修者,已经基本谈不上什么修仙的前途了,估计连筑基都再无可能,对他谢辛,一个金丹真人,再也不可能有任何的威胁。

而且,从冰狼峡谷回来的生产修者口中,谢辛断定,那个突然死去的生产修者,就是黄仁诗。

黄仁诗死了,连个后代也没有,他还有什么好担心的。

黄仁诗的母亲,那个极阴之体的女修也死了。

无所谓,经过他几十年毫不体恤的采补,极阴之体,精华全无,早就是一副空壳了。

死了就死了吧。

黄茂湘,也不见了。

更无所谓。

一个小小的炼气期女修,连个正经的修炼功法也没有,在此动乱的年代,能有什么出息。

再也没有什么黄家人了,黄家的事,已经结束了。黄家,成了昔阳城消失的无数家族中的一个,再也没人会记起。

至少,谢辛是这么想的。

当然,正在阿金山修炼月神诀的黄茂湘绝不这么认为。

凤如山给了黄茂湘一笔灵石,不多,只有2oooo块灵石,但对炼气期修士而言,就是一笔巨款了。

除此之外,他把得自拜月宗黑袍金丹的月神决也复制了一份给黄茂湘,算是完成了对黄仁诗承诺的一半。

至于黄茂湘以后的道路,当然要靠她自己。

而杀谢辛,嗯,需要好好的计划一下。

游之坦的血魂印,凤如山可没忘记。

……

“凤如山,朱玉北,明天我们去哪个交换会?是在一起还是分开?你俩想好了没有?”

柳莺莺很是看不上两个男人什么事情都要嘀咕半天的做派,但要她自己拿个主意,她又下不了决心。

她不好意思。

她也要面子。

交换会不是拍卖会,人数不可能太多,因此,这次昔阳城同时举行的金丹期的交换会,就有数十个之多,筑基期的就更多,不过凤如山他们就不关心了。

炼气期的小修士,是没有什么交换会的,想淘宝,地摊上慢慢转吧。

数十个交换会,规模有大有小,金丹真人可以自由选择,中间也可以退出,再参加别的交换会,几乎没有任何限制,狂欢节吗,当然要让大家尽兴。

对于柳莺莺的问题,凤如山也很纠结,所有的人都很纠结。

哪个交换会倒还罢了,差别不是特别大,主要看运气。

而五人是分开还是在一起,就不是运气那么简单了。

交换会,很多时候,大家需要的不是灵石,而是特殊的物品,五个人在一起,碰到合适的物品,交换成功的机会自然大得多,当然,代价就是碰上他们所需物品的机会要少。

凤如山和慕容雪菲在乌苏境淘宝近十年,身上稀奇古怪的东西着实不少,自然,军功就差了一大截。

而林飞凤三个,虽然也在乌苏境,情形正好相反,军功算得上丰收,至于别的吗,就谈不上了,她们一直缺灵石。

本来,没有仙府,凤如山绝不会去乌苏境冒险,他去乌苏境,要的就不是军功。

有所得必有所失,自古皆然。

凤如山知道,慕容雪菲的心里,是宁愿和他单独行动的,柳莺莺虽然没説,自然希望大家一起,热闹些。

至于林飞凤的想法,他不知道。

而朱玉杯的想法,朱玉杯没想法。

“凤如山,冰歆关于漫天飞雪阵法的论述,是你当时就刻录的吧?你不怕冰歆起疑心?”

林飞凤突然问道。

这次收获的玉筒,管他有用没用,当然每人都要复制一份,一diǎn也不奇怪,听了凤如山的介绍,林飞凤个关心的,就是漫天飞雪。

操控冰雪的阵法,她不关心,就不是林飞凤了。

“师姐,有些妖族,记忆力很差,当面刻录玉筒,在妖族中很平常,我就是一个笨妖。”

凤如山随口答道。

这些细节,没有亲身的生活经验,典籍上是不会写的。

“哦,这样啊。”

林飞凤微微一笑。

“要我説,我们还是在一起好些。碰不上合适的材料无所谓,万一碰上了,却因为没有合适的交换物而失之交臂,心里总会留下一diǎn遗憾,我不喜欢留遗憾。”

林飞凤难得説这么多。

“师姐説的是,眼不见心不烦,明明看见了自己喜欢的,却又买不起,烦人了。”

显然,柳莺莺对这种感觉体会甚深,而且深恶痛绝。

“师叔你看?”

这又不是去冒险,倒也不需要投票。

“一起好啊,热闹!”

慕容雪菲淡淡地説道。

于是,皆大欢喜。

当晚,听雪楼冰火泉中,又在关键时刻出来捣乱的小红被慕容雪菲狠揍了一顿。

“该死的慕容雪菲!开个玩笑而已,又不是次了,下手这么重!嘶,好疼。明天让你长一脸大包。”

小红悄悄的向慕容雪菲的芙蓉雪乳中丢了一颗灵兽丸,一瘸一拐的去了。

慕容雪菲脸上并没有长包,但她的心情仍然很不好。

和昨天的事无关。

在交换会上,他们碰上了谢辛。

(页图推,求一切啊!有时间就加更!)

徐汇区精神卫生中心怎么样
郑州银屑病医院地址
胚胎干细胞优选北联干细胞
湛江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
温州白殿风治疗方费用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