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

生死簿

2019-07-26 20:35:43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<script language="javascript" type="text/javascript" src="/js/neirongye300-250.js"></script>楚子风看到眼前的这个尸体,眉头一皱,不作停留,急忙朝着大峨山飞去,但是此时他也分出心神查看周围的环境,顿时感受到在各个角落里都藏着无数的身影,顿时心中大急,看来峨眉山的情况已经刻不容缓。www,Heihei。168。com石剑在手,楚子风横冲直撞,杀人无数,如神杀神,一路上留下无数黑衣人的残躯,此时他没有丝毫留手,好在此时大多数高手都集中在大峨山顶。忽听得围墙之内传出接连三声闷哼,楚子风无法再顾其他人,便从大门中抢了进去,穿过两处厅堂,眼前是好大一片广场。场上黑压压的站满了人,西首人数较少,十之*身上鲜血淋漓,或坐或卧,是峨眉山和正道的一方。东首的人数多出数倍,隐然对明教作包围之势。楚子风一瞥之下,见司徒静、碧波、还有各正道诸人都坐在峨眉人众之内,看情形仍是行动艰难。林思风坐在林毅身旁,而广场中心有两人正在拚斗,各人凝神观战,楚子风走了进来,谁也没加留心。楚子风慢慢走近,定神看时,见相斗双方都是空手,但掌风呼呼,威力远及数丈,显然二人都是绝顶高手。那两人身形转动,打得快极,突然间四掌相交,立时胶住不动,只在一瞬之间,便自奇速的跃动转为全然静止,旁观众人忍不住轰天价叫了一声:“好!”楚子风看清楚两人面貌时,心头大震,原来那身材矮小、满脸精悍之色的少年,正是鬼泣宗的鬼哭。他的对手是个身材娇小的女子,长衣胜雪,女子年青而貌美,长眉弱肩,身材窈窕,眼光如星子流转,不是楚子风朝思暮想颜英碧又是谁?楚子风心想:“多日不见,英碧的修为更近了几分。” 张无忌心中立时生出一股孺慕之意,便想扑上前去相认。忽听得鬼泣宗中有人叫道:“小娘皮,快认输罢,你怎能是鬼哭公子的对手?”但见鬼哭和颜英碧头顶都冒出丝丝热气,两人便在这片刻之间,竟已各出生平苦练的灵力。一个是鬼泣宗年轻第二高手、一个是峨眉山的前绝代圣女,眼看霎时之间便要分出胜败。峨眉山和鬼泣宗双方都是屏气凝息,为自己人担心,均知这一场比拚,不但是峨眉和鬼泣宗双方威名所系,而且高手以灵力决胜,败的一方多半有性命之忧。只见两人犹似两尊石像,连头发和衣角也无丝毫飘拂。鬼泣神威凛凛,双目炯炯,如电闪动,手中鬼爪简直如地狱之中的恶鬼之爪。颜英碧却是谨守峨眉心法中“以逸待劳、以静制动”的要旨,严密守卫。她知道鬼哭比自己修为弱了几分,儿子自己实力大进,长力充沛,时刻一久,便有取胜之机。岂知鬼泣实是武林中一位不世出的奇人之后,年纪虽小,但是战力丝毫不逊于早已成名的高手,灵力如潮,有如一个浪头又是一个浪头般连绵不绝,从双爪向颜英碧撞击过去。张无忌初见颜英碧时,心中一喜,但立即喜去忧来,如今大局已定,峨眉众人多带伤势,就算颜英碧能够胜利,但是也已经无利于大局,倘若颜英碧或伤或死,在他都是毕生大恨,顿时楚子风立刻开始盘算下如何救得他们。楚子风思索之际,正想抢上去设法拆解,救下颜英碧,忽听颜英碧和鬼哭齐声大喝,两掌双爪发力,各自退出了六七步,颜英碧气定神闲,但是鬼哭却是脸色剧变,吐出一口鲜血,倒地不起。此时鬼泣宗的鬼哭扶起鬼哭,笑道:“峨眉圣女神功卓绝,佩服佩服!”颜英碧寒着脸,说道: “鬼哭兄的修为超凡入圣,小女自愧不如。鬼泣宗与我峨眉向来井水不犯河水,难道今日定然非要拼个你死我活不可吗?”鬼泣让后面的众人,把重伤的鬼哭带走,笑道:“圣女,适才我宗鬼哭师弟身受重伤,已输了。”躬身一揖,神定气闲的退了下去。突然魔教之中中抢出一个少年,指着颜英碧,道:“小娘皮,你还记得本公子吗?那日如果不是楚子风救你,恐怕现在已经被我纳入后宫了。我凌天两人,就要收下你,看到底还有谁能够救你。”呛啷啷一声,一把类似唐刀的武器出鞘,太阳照耀下刀光闪闪,摆了一招请的姿式。这少年正是那日在楚子风手中吃大亏的凌天,只见一脸淫笑,双眼邪恶的看着颜英碧的身体。颜英碧虽然怒气勃勃,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,一举一动自不能失了礼数,叹了口气,脸上闪过一阵黯然之色,缓缓道:“凌天,我本不愿再动刀剑,你我之间的过节,我已经不愿再提起,但是今天天事关我峨眉的生死,我也绝不会退缩。”说完指着一个手执持剑的教徒道:“借你的长剑一用。”那峨眉教徒双手横捧一柄碧波长剑,走到颜英碧身前,恭恭敬敬的躬身呈上。颜英碧接过长剑,双手一拗,那长剑立刻完成一朵漂亮的剑花。旁观众人“哦”的一声,都没有想到这女子久战之后,仍具如此惊人神力,依然要战下去。凌天仿佛知她不会先行发招,长刀一起,使一招“狂风斩”,但见刀身乱颤,霎时间便如化为数十个飓风,罩住敌人下盘,这一招虽然不慎厉害,但是却猥琐至极,一旦那狂风击中颜英碧,恐怕会把她全身的衣物击碎。颜英碧左手长剑一封,怒声说道:“无耻鼠辈,纳命来。”右手长剑便斜斩过去。那飓风瞬间化为粉碎,数招一过,旁观众人群情耸动,但见凌天刀身扭曲,不走寻常路线,显的十分刁钻邪恶,而颜英碧剑走轻灵,光闪如虹,吞叶开阖之际,又飘逸,又凝重,端的是名家风范。凌天的长刀已凶猛,招数更是诡异,东打一刀,西砸一刀,当真不成章法,但有识之士见了,却知他大智若愚,大巧若拙,实已臻武学中的极高境界,可见此人再到刀法上颇有造诣。他脚步移动也极缓慢,颜英碧却纵高伏低、东奔西闪,只在一盏茶时分,已接连攻出六十余招凌厉无伦的杀手。再斗数十合后,颜英碧的剑招愈来愈快。天剑山、峨嵋和蜀山诸派均以剑法见长,这几派的弟子见颜英碧一柄长剑上竟生出如许变化,心下都暗暗饮服:“峨眉剑法果然名不虚传,今日里大开眼界。”可是不论她如何腾挪劈刺,总是攻不进凌天所严守的门户之内。凌天心想:“这小娘皮连败鬼泣宗、合欢宗三名高手,又和鬼哭对耗内力,我已是跟他相斗的第五人,早就占了不少便宜,只要等他力竭,那他还不是束手就擒。”但是颜英碧却看出了他的战术,猛地里一声清啸,剑法忽变,那柄长剑竟似成了一条软带,轻柔曲折,飘忽不定,正是峨眉的倚天剑法“上善若水剑”。旁观众人看到第十二三招时,忍不住齐声叫起好来。这时凌天没想到颜英碧竟然攻击,顿时有些不知所措,已不能守拙驭巧,身形游走,也展开轻功,跟她以快打快。突然间颜英碧长剑破空,疾刺凌天胸膛,剑到中途,剑尖微颤,竟然弯了过去,斜刺他右肩。这路“上善若水剑”全仗以浑厚灵力逼弯剑气,使剑招闪烁无常,敌人难以挡架。凌天从未见过这等剑法,急忙沉肩相避,不料铮的一声轻响,那剑气反弹过来,直刺入他的左手上臂。凌天右臂一伸,不知如何,竟尔陡然间长了半尺,在颜英碧手腕上一拂,挟手将他长剑夺过,左手竟然出现一把短刃刺向颜英碧胸口。颜英碧没想到他竟然还藏有凶器,顿时有些措不及防,但是她的天资当世无双无对,长剑虽然被夺走,只是让她刹那间失神,随机反应过来,立刻抽身而退,同时手中剑诀一掐凌天夺下的长剑,忽然一阵挣脱,朝着凌天的后项斩去。凌天也是大吃一惊,立刻收回了短刃,松开颜英碧的长剑,他五指只须运劲一挥,短刃立刻抵挡住颜英碧的长剑,抽身而退。但是颜英碧想要追击,已然来不及,立刻收回长剑挺身而立,只见她脸色微白,气息不稳,可见长时间的战斗,已经让他有些承受不了了。凌天吃了大亏,顿时脸色有些罩不住,立刻挥舞着长短两刀,朝着颜英碧攻去,招招致命,可见此时他已经起了杀心,已全然不顾刚才自己要收她入后宫的话。刀身刀气纵横,长刀攻击,短刃防守,一时间颜英碧竟然被逼退数步,无法进他分毫。一攻一受之间,两人又一次战场之中战斗起来,但是颜英碧只守不攻,她的双手已经惨抖异常,可见长时间的战斗,已经让她有些筋疲力竭。此时受伤盘坐在那里的司徒静,悲戚的喊道“英碧快回来。”没想到颜英碧竟然如此之拼命,可见此时她已然抱着必死之心,顿时感觉心生惭愧,知徒莫若师,自从楚子风死后,她就再也没有笑过,虽然被祖师收为关门弟子,也不曾露过一丝微笑,她的心已经随着那个男人而死去。凌天也看到颜英碧的败象,顿时笑道:“哈哈哈,小娘皮,快点认输吧,我会好好疼爱你的。”在他看来,如果能够美人和名利一起收,那是不过了,但是他却忽视了颜英碧的决心。只见长剑一闪,颜英碧空门大开,凌天心中一喜,立刻挥刀刺去。还没来得及惊喜,却发现颜英碧手中长剑不知何时,已经来到他的胸前。可见此时颜英碧竟然使出同归于尽的手法,凌天大惊,但是此时已经没有回天之力,一旦他后退,他必死,唯有全力一击才有可能活下来。魔教大吃一惊,待要抢出相救,其势却已不及。颜英碧也闭上了眼睛,微微一笑,她仿佛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,伸出双手抱住了她,这一刻他是幸福的。忽然一声嬉笑的声音传来,道“丫头,想要装睡觉呀,也不看看时候。”这声音是那么的温柔,那么的真切。忽然感觉不对,颜英碧立刻睁开眼睛,却发现自己被一个戴着银色面具的男子抱在怀中,这熟悉的气息,这熟悉的身影,顿时让她痛哭起来,一把抱着此人。楚子风叹了口气,说道:“对不起,委屈你了。”放开了手,右手一缩,拔出石剑,只见凌天胸口上伤口鲜血如泉涌出。他向长剑凝视半晌,说道:“我的女人,你也敢欺负,到了地狱告诉阎王,杀你的人叫楚子风!”这声音只有他们三个人听到了,但是在显得有些震耳发聩。凌天看着胸口流淌的鲜血,不可思议的说了两声什么,谁也没有听清楚,就这样缓缓倒地不起,至死都没有闭上眼睛。忽然一道黑色身影冲出人群,一把抱着凌天的身体,痛哭道:“不,弟弟,弟弟。”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情况竟然变成这样,他们一个个目瞪口呆,有幸灾乐祸的,有冷漠寡言的,只有一个人冲了出来,他就是凌天的哥哥,号称天魔宗千年一遇的魔子。此时颜英碧也回过来神,顿时发现自己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抱着一个男子,顿时脸上彩霞横飞,但是她依然没有松手,害怕她一松手这一切都变成了一个梦。楚子风拍了拍她的肩膀,示意她安心,这她才松开抱着楚子风的手臂,一脸幸福的站到了一边。此时几个天魔宗的教徒走上来,抱走了死去的林天,但是魔子却并没有离开,而是一脸杀气的看着楚子风,楚子风也不甘示弱,伤害自己的女人,哪怕他是天王老子,自己照杀不误,更何况是一个无耻之徒。“我要杀了你,我要将你吹骨扬灰,生不如死。”</p>

鄂州牛皮癣医院哪好
陇南牛皮癣哪家专科医院好
铜川的治牛皮癣医院
淄博癫痫病医院去哪儿好点
深圳不孕不育症状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