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技

疾风的日记

2019-07-26 09:54:09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预测着下一关会是什么东东,就这样来到一块木板面前,木板只是歪歪的插在地上。www.paomov.com(恐怖悬疑)上面写着——欠我幽魂!我很无语耶,不是倩女幽魂吗?这怎么成了“欠我”。算了,管你怎样,整你没商量!我借着木板遮掩,探查里边的情况,有五口井,打水工具齐全。不住笑了笑,鬼躲在下面,也不怕有人往里面扔东西……再看看周围,找到了监控摄像头,我抽了抽木板,让它与地面里开些,然后抬脚猛的一踹,直接把木板踹进去,落在监控范围内。我又隐身暗处,静观其变。不一会儿,有一口井冒烟了。一只鬼慢慢地爬上来了,满脸的血渍,深凹的眼睛,“泡”得泛白的皮肤。真有种跳井,泡尸后的样子,好妆!白色的古装,披肩凌乱的长发。他走到被我踹进去的木板前,又朝原来插板的地方看了一眼。然后走到另一口井,敲了敲,像是在召唤同伴。那口井也冒出了烟,之后又是一只跳井鬼出来了,看那身材,应该是个女的。女的在里面转转看有没有人,男的拿着木板走过来。我又把身子往后靠。听到那男自言自语的说:“真是奇怪,这板子怎么就到那边去了?难道有人来了,又跑了?”因为声音经过伪装,实在是带着很重的重音和凄惨。耳朵都受不了了,真难听!他把木板插好后,就转身往回走。我用弹弓射中墙上的监控摄像头,发出“咚”的一声,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。两人奇怪的对视,然后一同走向摄像头。我又用一张有我们伟大毛主席的头像,红票票包了一颗石头。向一口井射去,打到井边,这是井口开始冒烟,比之前两个冒的烟都大,而且更持久,但没有鬼出来。两只走了过去,趁着他们没注意,一溜烟走进盲区解决掉监控摄像头。开玩了!两人已经走到那口井边,看到红票票包裹的石头后都心喜,把红票票拿在手中。我算是知道了,这里只有这两只,其他井是道具。我来了个连发,顿时整个空间满是烟雾。拿了我的钱就算是“欠我”了!陪我玩玩吧!两人聚在一起不知道商量些什么?女的把钱塞进的自己的怀里,因为是古装,还是塞进怀里比较安全。然后就听到女的说:“既然没人,我们就回去了。”好尖力的声音,耳朵又要受不了了!男的:“嗯,走吧!”两人又回去了。两个见钱眼开的家伙,看老子怎么拿钱整你们!我又用弹弓发出一颗直接打在,墙上一盏灯的开关上。空间瞬间黑了下来,我又把井里的烟引出来,那两只再次出来。我用鱼线钩着一张红票票,红票票上抹了些荧光粉,在黑暗的地方发出黄绿色的亮光。两人果然被吸引了,但并没有直接过来。男的开口:“你说今天是怎么回事?莫名其妙的找到钱,现在灯又关了。有人搞恶作剧吧!可我们刚刚检查过没有人呀!”女的看着荧光说:“不知道,如果有人,为什么我们的脉搏追踪器没有监测到?我去开灯,你看看这荧光是什么东西?然后再找找有没有人”“嗯!”男的很奇怪的看着荧光,走了过去。女的去开灯,我在后面用伸缩杆装上个塑胶手掌,然后用它摸了摸女的腰。女鬼正在惦着脚尖开灯,被我这么一摸,顿时反应过来。她以为是那男的摸,就矫情的说:“讨厌!”女的去开灯的同时,男的也走了过去,在她靠近的时候,我提了提鱼线,钱又动了,男的又追上去了。没听到女鬼在说什么。我又用手掌摸了摸女鬼的屁股,这下女鬼不淡定了,转过身大叫:“哎呀!你这人怎么随便摸人家呢?”男鬼很迷茫又带点不耐烦:“你嚷嚷什么呀?谁摸你了?开个灯都那么啰嗦!”女鬼很奇怪他怎么在那边,那是谁在摸她,她顿时有些心慌了,不会真的有什么鬼东西吧!女鬼急忙的开灯,才发现开不了。当然开不了了,开关都被我打坏了。嘻嘻!她急忙跑过去,搂住男的手臂。男鬼被她这么一搂就很不解的问:“干嘛?不去开灯来这里干嘛?”女鬼有些怯生生的说:“开……开不了了,那边有东西,好像是手……”男鬼很无语的说:“你有自己吓自己,在这里呆着么久了,还怕这些。”女鬼认真的说:“真的!刚刚还摸我的腰和屁股呢!”“呵呵!你怀春了吧!难不成是色鬼!哈哈哈!”沙哑悲惨的笑声在回荡,真心的耳朵都要聋了!我是色鬼!就是色鬼,不怕你就来!不过我对男生不是很感兴趣,女生不错!特别是御姐辣妹!两人放弃去荧光,往灯这边走来,我也拉着鱼线,让荧光就这么跟在他们身后。把鱼线钩上墙上,悬浮在他们的头上,不过两人都没有发现。在他们准备走到灯下时,我也一溜烟跑到一口井边,是他们出来的井中的其中一个。井里有攀爬梯,进去后,因为左手不便。我只能双脚夹着两边,右手拉着一边的扶手,往下滑,直到落地,只有三米高。里面别有洞天,从上面看下来,是我落地的这片圆形,但井里边有个挺大的空间,足够放张小床和椅子了,但没有。进入小房间,里边也有微型电脑,但只是控制五口井。快速看了设计地图,原来五口井相通的呀!我打开旁边的一扇小门,溜了进去,发现这个井的小房间比较小,到里面有“躺尸”!同样泡得泛白的脸,像腐烂的身体,浑身都化了妆,厉害!我听到上面传来的声音:“哪有人呀?还有这灯的开关坏了,等会儿回去保修吧!”女鬼还是很胆怯的说:“真的有!那感觉好真实!”“是这样吗!”“啊!又来了!它又来摸我了!”“是我摸你的!”“哼!我就说是你嘛!老色鬼!刚刚又不承认!”“刚刚我离你还有一定的距离,我办不到,想要我摸你,早讲嘛!”“哼!谁想了?你就不承认吧!”我懒得理他们,看了看“躺尸”的结构,头是可以拆下来的。我把它的头完好的拆下来,固定在井边的上下移动的架子上。启动了烟雾功能,一只鬼头生了出来,我还启动了下面打光的功能,各种暗色系的灯光,音响开足了。我跑到另一口井里,爬了上去,幸好练过,不然要爬好久。每个井里都会有一具“躺尸”。女鬼大叫一声:“啊!”男鬼说:“叫什么呀!有人在搞鬼!快拿监测器看看下面有没有人!”女鬼被男鬼吼停住了,“哦!”拿出监测器,监测了一下。然后声音颤抖的说:“你……你看!”男鬼看了伸过来的监测器,顿时愣住了,怎么会没有!他要跑过来看看,但这时我的红票票落下了,落在他的眼前,他看清楚了是百元钞,拿着钞票,满心欢喜。但女鬼被吓到了,以为是幽灵,就往后面靠去,撞上我早已准备好的手掌。“啊!”她滑坐在地上,把手掌坐在屁股底下,她颤抖着。“你又叫什么呀?”男鬼看着她的样子,有些疑惑了。女鬼哭着说:“在我屁股底下!它又来了!”然后扑向男鬼,回头看见只有一只手掌的时候吓晕了。男鬼看着她晕了,想去看看井边,但突然鬼头从井口飞出来了,滚落在地,他身形一震。但我没有给他反应的机会,又有一口井冒烟了,一双血淋淋的尸手出来了,还动了两下。然后又向他的方向飞去,他又是一惊向前的步伐开始有些退缩了。接着又是尸体的下半身,然后是一个无头尸。这下这位男鬼同学,愣住了,呆在半路了。灯光全无,我趴在井口,用伸缩杆,把鬼头推到他面前。再次躲到井里,打开灯光,他看到滚到跟前的鬼头时也是直接吓晕了。我也爬出了井口,走到他们身边,没问题只是昏睡了。把所有东西放回原位,然后从男鬼手里拿走我的红票票。又走到女鬼身边,伸手进她的怀中,摸了摸,拿出红票票。无声的叹口气:“妹纸,怪不得这男的不愿意摸你,因为你没料呀!回去多补补吧!”不带走一片云彩,只带走了我的红票票,这是你们“欠我”的红票票。

佛山男科专科研究院哪好
乐山治疗癫痫的医院
天津哪家治癫痫研究院好
自贡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
深圳怎么造成妇科病
分享到: